這陣子常回憶著小時候,一幕幕的畫面在腦海裡出現。炎熱的夏日,響亮的蟬鳴聲在耳邊環繞著,餐桌上常常會出現一鍋冰冰涼涼的點心,有時是仙草,有時是綠豆湯,有時是米苔目,QQ的米苔目加上冰冰的砂糖水,是我夏日最愛的消暑點心,我愛那米苔目QQ的口感,也愛一口吸進嘴巴,那噗滋噗滋的好玩滋味。來到台北之後,每每吃冰時,總是會尋找米苔目的蹤影,可是冰店裡的米苔目並沒有Q彈的家鄉味道。

今天在呷二嘴這裡,終於嚐到小時候甜甜的回憶,入口Q彈的米苔目,噗滋噗滋的吸入口裡,好滿足,軟嫩的粉粿富有口感,一口一口的咬著,滿足我的口腹之慾。盛夏的近午時分,我在呷二嘴這裡,彷彿回到兒時的時光。

之前看過商業周刊alive優生活 第59期 2006-07-17裡,有舒國治對呷二嘴的介紹,原文如後。

甘州街呷二嘴刨冰           撰文者:舒國治

夏日炎炎吃刨冰最爽。吃刨冰最好在樹下;耳聽蟬鳴眼觀身前晃動遠近人影,然皆視而不見聽而不聞,只專注在那一口接一口的涼入心肺、甜溢舌喉之冰屑。


甘州街近涼州街,有一小攤,叫「呷二嘴」,冬天賣魚丸,夏天賣冰。攤子擺在樹下,客人取了食物,便找凳子坐下,或站著吃。

夏天的冰,最有特色,只賣二味,米苔目與粉粿,三十五元。你可以只取一味,也可以兩款兼要。米苔目當是自磨自製,粉漿由圓孔機中壓出,便成條狀,而尾端欲盡不盡處,自然成了魚尾形,頗好看。這做法與山西的「河撈」(取其音)很像。

粉粿則是做成如愛玉般的半透明晶體。這兩味,上面覆蓋著刨冰,淋上糖汁,人一瓢一瓢舀起吃,像是吃甜味的米食製品;令人想起昔年農忙時在田間休息中吃的冰涼點心、卻同時仍只是田莊僅有的米製品之延伸,那股舊日風情。

雖是鄉村食物,但日本有葛切(君不見京都「鍵善良房」之盛?),我們有米苔目與粉粿,亦不遑多讓。

「呷二嘴」只賣二味,沒有其他雜項,最可貴。且看有些冰店,紅豆、綠豆、花豆、芋圓、青蛙蛋、仙草、愛玉、各種蜜餞多不勝數,恁多項目,倘全數自製,怎麼忙得過來?又如何教人放心?

此店因生意太好,每人皆是到老闆面前點冰,取冰,付錢。再走到空凳上坐著吃。

吃完,自動把碗中剩的三兩條米苔目條並同一小窪糖汁、冰水倒入「廚餘桶」,再將空碗、湯匙丟入已放滿清水的水桶,待洗。這時,看著放滿了清水的桶中 浮著幾只猶算乾淨的碗,想著賣冰生意之無油、處處瀰漫著以水滌的一股清潔涼快感,繼而念及我人在炎炎夏日中能在樹下的如此環境中坐上一坐,便此一刻,頓生 金聖嘆所謂「不亦快哉」之感也。

「呷二嘴」地當大稻埕,附近原不乏古蹟,如緊東鄰的「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」(前幾年拆建為「凱達格蘭學校」),與更東南面保安街口的「江山樓」,甚至跨過重慶北路的老茶莊「林華泰」等,在此吃冰,還可發思古之幽情呢。

舒國治
1952年生於台北。作品:《門外漢的京都》、《理想的下午》膾炙人口。不僅是作家,也是公認的生活家。近年偶被稱為「小吃教主」,然他謙說每日尋覓百姓所吃,原只為自飽,不敢稱家也。


呷二嘴的招牌


呷二嘴的外觀


這時才早上10點多,店裡不管是外帶或內用的人,絡繹不絕


呷二嘴只賣這幾樣東西


店裡的招牌~米苔目,堆得像小山一樣


店裡的裝潢,彷彿讓人置身於以前的人行道邊


米苔目加粉粿綜合冰


QQ的米苔目真好吃


看似透明,平凡無奇的粉粿,愈嚼愈好吃,軟軟ㄉㄨㄞㄉㄨㄞ的,我好愛這樣的口感

gylovejumb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